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

拓展金融拖累业绩 银之杰盈利靠卖房

金融科技战场的参与者不仅仅只有互联网流量巨头和银行,这一产业链条上的“送水者”近年来亦在紧锣密地进行牌照投资和业务布局,不过转型升级过程中的“阵痛”正在成为这些机构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K图 300085_2

金融科技战场的参与者不仅仅只有互联网流量巨头和银行,这一产业链条上的“送水者”近年来亦在紧锣密地进行牌照投资和业务布局,不过转型升级过程中的“阵痛”正在成为这些机构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A股上市公司银之杰(300085.SZ)近期发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12.99亿元,同比增长13.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575.07万元,同比上涨60.76%。不过,上述利润中,涉及的非经常性损益达到3454.10万元,主要来自房产出售。

以金融信息化业务起家的银之杰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在以上市为标志的“第一次创业”成功后,银之杰近年来正在进入“二次创业”的阶段——通过不断地并购、参股,其逐步涉足电子商务、数据、征信、互联网保险、证券等多个领域。

在业务版图不断扩大的过程中,银之杰业绩正在走入盘整期:一方面,扣非归母净利润近两年的报告季内出现持续负增长,另一方面,支撑业务想象空间的对外投资布局尚未有扭转亏损的明确时间表。

除了在战略和布局上开花,如何在业绩上更快获得实打实的成果,是作为公众公司的银之杰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

对外投资拖累利润

金融科技概念在二级市场造就了一批网红,银之杰即是其中之一。今年2月以来,乘着牛市东风,银之杰股价曾在半个月内区间涨幅超过130%,并在10个交易日中出现9个涨停,市盈率最高时达到400倍,上述异动也一度引发了交易所发函关注。

二级市场的强劲表现一定程度上显示了投资人对公司的未来预期。自2010年上市以来,银之杰通过多领域出手并购,逐渐形成了以IT、征信、大数据为基础,输出金融科技服务的业务版图。而旗下华道征信参股百行征信的稀缺性、以及证券、保险牌照价值,支撑起其超过120亿元的市值。

不过,上述承载其重要业务想象空间的一众创新业务目前尚未达到稳定盈利状态,且成为持续拖累公司业绩的主要因素。年报显示,公司投资的东亚前海证券、易安保险、华道征信因业务开展初期尚未实现盈利,报告期内合计对公司投资收益的影响达到-4905.79万元。

上述对外投资的大幅亏损并非个案。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重要联营企业包括票联金服(直接持股约20.4%)、华道征信(直接持股40%)、易安保险(直接持股15%)、国誉金服(间接持股49%)、恒银资产(间接持股20%)、东亚前海证券(直接持股26.1%)、智帆金科(间接持股20%)、百可录(间接持股20%)等报告期内均为亏损,多家亏损达千万元以上。

以华道征信为例,虽然通过入股百行征信获取了稀缺性的业务资源,但具体的展业模式未见明确。一位上海征信行业资深人士认为,此前八家获得个人征信试点资质的机构,在百行征信持牌后,试点资质已实质性作废,因此华道征信的业务目前具体如何开展值得关注。

年报显示,华道征信2018年收入2936.49万元,净利润-1905.33万元,较2017年收入增长超过1000万元,但亏损变化不大(2017年为约-1967万元)。

此外,易安保险2018年主要受长久期业务提取的未到期责任准备金大幅增加而导致的暂时性核算亏损影响,净利润为-19941.38万元,对公司投资收益的影响为-2991.21万元。

上述亏损是何种因素导致?亏损消除是否具有时间表?

对此,银之杰方面表示:易安保险的亏损主要来自暂时性的核算亏损。长久期意外险保险责任周期一般为3个月至1年,且产品赔付概率很低,手续费成本较高。由于该业务财务核算时,对于手续费成本在业务发生时一次性确认,而保费收入需要按保险责任期限计提赔款准备金,在其保险责任周期内按日释放准备金计提。

因此,长久期意外险的核算方法会在业务发生或者业务快速增长的阶段产生暂时性的核算亏损;在产品责任周期结束或者业务量下降的过程中弥补核算亏损,体现产品自身的盈利情况。“易安保险的长久期意外险在业务开展初期以及业务快速增长时形成的亏损对本公司的影响是暂时现象,预计2019年下半年逐步缩小甚至消除。”

受上述多项对外投资影响,自2017年中报到2018年年报以来的7个报告季(季报为单位),该数据持续缩水,同比最高跌幅一度超过350%。而归母净利润在上述7个报告季中的6个报告季中增长率持续为负,最新一季中则由于售楼扭转。

从反映业务基本面的营收情况看,2016年以来,银之杰的年营业收入增速出现明显放缓,逐步从50%以上的业务增速放缓到13%。

对此,银之杰方面认为这并不代表公司主营业务出现问题。银之杰方面表示:东亚前海证券、易安保险、华道征信合计形成的投资收益影响均已计入经常性损益。扣除上述影响,公司金融信息化、移动信息服务等主营业务实现的净利润7947.01万元,较2017年增长157.05%。

主业未见创新增长点

不过,上述主营业务是否确实高枕无忧?

1998年,银之杰公司前身在深圳成立,2010年公司成功上市。2014年起,银之杰开始进入并购投资密集期。2014年,先后完成对北京亿美软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美软通)、跨境电商为主要业务的深圳市科安数字有限公司的收购和控股,逐步形成金融信息化、移动商务服务、电子商务服务三驾马车的主业结构。

虽然此后银之杰在征信、互联网保险和证券业务上不断投资,但前述三项业务实质构成银之杰的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金融信息化营收3.06亿元占比23.55%、移动信息服务营收6.13亿元占比47.16%,电子商务营收3.76亿元占比28.95%。

银之杰2018年业绩中的最大亮点来自于老本行金融信息化业务中的硬件销售。2018年,由于中标并实施了中国农业银行印控仪项目,涉及标的产品的合同总金额约为2.3亿元,推动年度金融信息化业务的经营业绩增长243.08%。年报显示,上述金融信息化产品和服务客户遍及国内360余家银行或分行,覆盖超过10万个银行营业网点。

不过该类业务受到银行业金融机构信息化改造的周期影响,采购波动性大。例如2017年该业务收入就同比下降了60.17%。因此未来是否会出现类似波动,仍不明确。

承接移动商务服务的重要的营收主体公司为亿美软通,其主要经营模式为向运营商或其他短彩信渠道采购,继而进行销售。

前述上海征信行业资深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部分业务简单讲就是为淘宝卖家、餐饮商户、信用卡中心、P2P平台等向客户进行群发短彩信服务,以走量为主,“旱涝保收”,且其中可以获取丰厚数据量。根据2018年年报,包括大众点评、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等均位列银之杰前五大客户。

在业绩表现上,该部分对应的移动信息服务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1272.55万元,较2017年同期下降3.63%。细化到分产品收入统计上,此前占据营收重点的移动信息服务和电子商务业务收入同比缩水,特别是移动流量业务收入发生9成以上缩水。前述征信人士认为,移动短信竞争几近白热,该类业务的增长率很难持续获得高速发展。

按照此前交易对赌承诺,2014~2015年和2016年,亿美软通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840万、4800万、6000万元。2017年净利润为6715.60万、2018年同样保持在这一区间。

数据业务是银之杰业务矩阵的重要地基,除了营收担当亿美软通和牌照担当华道征信,2017年4月,银之杰子公司认购北京智帆金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20%的股权。公开信息显示,智帆金科曾“以分布式数据库的标准接口对接各家互金公司”,具有“全方位征信数据源”“多重负债差得率高”。根据银之杰年报,2017年,智帆金科实现盈利约319万元,2018年亏损930万元。

银之杰的数据矩阵中,华道征信、亿美软通、智帆金科之间形成了一个数据采集、数据分析、精准营销、智能风控的网络。但除了亿美软通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利润,其余公司盈利模式和水平仍旧尚待稳定。

而由于这一领域的监管环境仍不成熟,因此行业的走向也具有无法回避的不确定性,比如数据使用的边界和业务展业方式。据前述上海征信行业资深人士透露:由于亿美软通银行信用卡、网贷等领域的代发短信业务,银之杰体系内具有较丰富的多头借贷数据。不过该人士也提出疑问:但这方面数据如何使用?亿美软通作为数据类公司和华道征信的业务边界是否明晰。“比如华道征信由于牌照定位束缚不方便进行的业务,是否通过数据公司去做以及承担相应风险以及获取收益?都还需要明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游天下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tabimado.net.cn/archives/1084.html

作者: 游天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